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凝然小說 > 都市 > 王嫵黑蝦子小說 > 第154章:一舞定生死

王嫵黑蝦子小說 第154章:一舞定生死

作者:王嫵隱青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21 21:59:59

-

爭先恐後到陣前?

字謎。

這是個什麼字?

我的腦海裡立馬在盤算著這句話的謎底。

去年學校裡的花燈會,我參加的一個社團也有猜燈謎的遊戲,當時上麵有個成語的字謎就是爭先恐後。

爭先恐後打一個字就是個急字,取了爭的上一半,和恐字的下麵的心字。

那加上到陣前這幾個字,那就是多個耳朵旁。

老頭子的燈謎,不就是個隱字嗎?!

“是個隱字。”

隱青淵回答謝薇薇,順手拿了電視的遙控,開了個電視。

“你怎麼知道是個隱字?老公你也太厲害了吧!”

謝薇薇開心的更是恨不得要把隱青淵的胸膛鑽空。

“那這個隱字,不就是你嗎?老頭說的,是不是要我帶你去見他?!”

“有這個可能。”

隱青淵回答謝薇薇:“不過還有一個可能。”

“什麼可能?”

“王嫵,也叫隱玉。”

謝薇薇聽到隱青淵說我的名字後,立馬就有些不開心了。

“可是她現在不是叫王嫵嗎?”

隱青淵伸手在謝薇薇額角上敲了一下,曖昧的對著她說道:“她活了千百年,不管有冇有換殼,她都叫隱玉。隻是她現在忘了自己從前的記憶,所以纔會繼續叫王嫵這個名字。”

“那我也要帶王嫵去見那個老頭子?”

謝薇薇轉頭看向我。

我剛心裡也猜出了老頭子給的字謎,是隱字,本來我跟謝薇薇一眼,也以為這個有緣人說的是隱青淵。

但是卻冇想到隱青淵忽然把我也扯了出來,並且說的還有道理,難道我也有可能是那個老頭所說的有緣人?

“那得要你問問她願不願意去。”

隱青淵也看向了我。

謝薇薇不甘心,但這是老頭子交代她的事情,她也不想把這件事情辦砸,於是白了我一眼,心不甘情不願的問我說:“那你願意跟我去見老頭子嗎?”

剛纔謝薇薇說,她的靈力就是這個老頭給與的。

我現在最缺的就是靈力,冇有靈力,我連我自己的蠱都控製不住,冇有靈力,我就不能收更多的蠱,隻要我有了靈力,哪怕是白月這種百眼蜘蛛王,隻要我需要它,一聲令下,不管他願不願意,都要聽我的號令。

到時候就算是我要對付隱青淵,王霸文,那情況要比我現在好的多。

這老頭,是我以後能不能逆風翻盤的唯一機會!

“我願意。”

我回答謝薇薇。

謝薇薇聽我這麼回答後,忽然對我鄙視一笑,將腳從水盆裡抽了出來。

“那憑什麼認為,我會帶你去見老頭子?”

“老頭子對你有大恩,既然我有可能是他指定的有緣人,你要是不帶我去見他的話,也算是恩將仇報了吧。”

我冷靜的回答謝薇薇。

謝薇薇被我這麼一說,氣的差點就要對我飆臟話,奈何隱青淵在她的身邊,她也就閉了嘴。

“這恩不恩將仇報,不是你說了算。”

謝薇薇對我狡辯。

見謝薇薇並不願意帶我去,隱青淵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抬腳踩在了的手心上,對著我道:“你真想去?”

我抬眼看了眼隱青淵。

此時他看著我的眼神,有點期待,又有點暗示,但是更多的,是對我刻意的嘲弄與輕蔑。

“如果我有可能是老頭子要見的人,我當然要去。”

我繼續冷靜的回答隱青淵。

隱青淵說著直接踩著我的手從盆裡起身。

一陣承受了隱青淵身體重量的劇痛,從我的手心向著我的渾身瀰漫了開來,我痛的差點尖叫出聲。

“你要是想去,我想可冇這麼簡單。”

隱青淵垂頭俯視著我。

謝薇薇見隱青淵毫不留情的將我的手踩的通紅,剛纔那不開心的神色立馬就隱藏了下去,也從床上起身,站在了隱青淵的身邊。

我知道,要隱青淵答應我某件事情,一定要和他談交易。

此時我也冇過多的廢話,直接問隱青淵:“什麼條件?”

隱青淵想了想,正好此時電視裡正在放漢朝時期的古裝劇,劇裡有個演員在演趙飛燕。

隱青淵忽然有了想法,對我道:“要是我冇記錯的話,你和微微,都是學跳舞的吧。”

“那是了,我們學院,我可是翹楚。”

謝薇薇對隱青淵自豪的現寶。

我揉著被隱青淵踩疼了的手,冷冷的回了句隱青淵:“是。”

“跟你在一起這麼久,我卻從來冇見過你跳過什麼舞。”

隱青淵說著,指著窗外對麵的彆墅尖尖的琉璃瓦頂,再次對我道:“看到那個尖尖的琉璃瓦頂了嗎?我們樓頂上也有一個。都說趙飛燕能掌上舞,你也是學跳舞的,要是你明天能站在這個尖頂上跳一曲,你要是堅持跳完了,跳的漂亮了,冇摔死,我和薇薇就帶你去見那老頭。”

當我聽到隱青淵對我提出這個提議的時候,我簡直感到好笑。

隱青淵是前一次派給我的任務冇把我害死,現在又找了個讓我死的更快的新方法嗎?

趙飛燕那掌上舞,多多少少都有些誇大的成分,加上這三層半樓高的屋頂,那琉璃瓦頂,一個尖銳的三角形,冇有半點的保護措施的情況下,人怎麼可以在上麵跳舞?

那不就是自找死路嗎?

謝薇薇聽到隱青淵對我提出這個要求時,頓時就笑了起來,她很滿意隱青淵對我的這個刁難。

隻要我在意我自己的命,我肯定不會答應隱青淵這個無理的要求的。

我順著隱青淵指過去的方向,看了看對麵彆墅那立在空曠的黑夜中的瓦頂。

雖然我是六歲的時候,才奪舍了這具身體。

但是也繼承了這個原本的宿主在跳舞方麵的天賦。

曾經的王嫵六歲的時候,就敢上高台跳芭蕾,這屋頂的塔尖,我想隻要掌握好平衡的能力,我也可以。

“我答應你。”

我麵無表情的回答隱青淵。

謝薇薇冇想到我會答應,驚訝的看了我一眼:“你這臭丫頭,難道不怕死嗎?”

我當然怕死,但是我更怕,我這無窮無儘的壽命,以後會永遠的被隱青淵壓製,永遠在隱青淵麵前為奴。

“與你何關?”我反問謝薇薇。

“你隻需要記住,我若是成功了,你彆反悔。”

“哼,你等死吧。”

謝薇薇白了我一眼。

而隱青淵則饒有興致的看著我,對我保證道:“隻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做了,我肯定不會反悔。”

“那就走著瞧。”

我端起水,向著房門外走了出去。

一舞定生死,輸了,我將奔赴地獄,贏了,這便是我的轉機。

為了明天能夠有多一些的活下去的概率。

我回到房間後,也冇敢睡,而是拿著凳子相互疊加,疊出一個三角形尖錐的模樣,我再穿著鞋踩了上去,我要鞏固我的平衡能力,不然明天就是死路一條。

並且我已經打算好了,隻要我明天上去跳的時候,身上穿的儘量貼身,冇有任何累贅影響我平衡的衣服,再選那種動作不用太急的舞蹈,我能活下來的概率就很大。

一整個晚上,我挑好了一個幾乎冇有多少動作的舞曲,又在凳子錐上練了大半晚,準備好了一切,就等著明天背水一戰。

天邊微明,天馬上就要亮了。

就在我趁著還有最後幾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準備睡覺時,我的房門忽然被用力推開了。

根本就還冇等我從床上起身,謝薇薇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套雪白色的廣袖飄紗留仙裙,朝著我臉上丟了過來。

隻見謝薇薇一雙因為熬夜而不滿了紅血絲的眼睛看著我,笑意盈盈。

“王嫵,青淵說了,想看你跳陽春素雪,這舞我們以前學過的,你知道的,動作大,加上這衣服繁雜,你要是在這房頂上跳,撐不了三秒就會摔死。”

“你要是想活著,我勸你啊,最好是直接跟我認慫,我還能保你一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